在NBA有所谓“死钱(dead money)”,指的是NBA球队向某一位已不在本队阵容名单中,已不再为本队效力的球员继续支付薪水。

  在NBA的薪资体系中,“死钱”是经常出现的买断和裁人所必然导致的后果之一。在某球员和球队协商分手时,如果他的合同尚未履行完,球队就必须支付他剩余薪水,要么一次性买断,要么延期支付。对有些球队,“死钱”的影响微不足道,但对于经常触发工资帽的球队来说,“死钱”却可能带来实质的麻烦。

  面对即将来临的2021年休赛期,“死钱”就会成为一些球队的桎梏。

  据统计,到今年8月,NBA有一半球队完全不存在“死钱”,但也有一半的球队却受制于此,有一些令人惊讶的、熟悉又陌生的名字出现在球队工资单中。

  本季,灰熊要为戈尔吉-吉昂和迪昂-维特斯合计支付超过2900万的年薪。而活塞是受“死钱”打击最为严重的球队。下赛季,他们要向格里芬支付2980万,这也成为当今NBA数额最大的“死钱”,甚至超过了活塞目前阵中最高薪球员杰拉米-格兰特的年薪(2000万)。

  此外,活塞还欠2018年首轮秀扎伊尔-史密斯106.8万,这笔钱被转入2022-23赛季。活塞还在2020年11月从老鹰换来德维恩-戴德蒙,并立刻和他说拜拜,延期支付了他剩余3年4000万的合同。在2024-25赛季前,活塞每年要向他支付287万。

  安德鲁-尼科尔森在2017年就告别了NBA,但开拓者在2023-24赛季前,却每个赛季要支付给他284万。这意味着在淡出NBA达7年后,尼科尔森仍可从联盟支取薪水。

  雷霆目前有3名球员下赛季处于“死钱”状态,但都影响不大:斯科菲尔德将支取30万,帕特里克-帕特森将支取74万,凯尔-辛格勒在2022-23赛季前每年支取100万。

  除了格里芬,单一球员最大金额“死钱”案例当属巴图姆。2020年11月,黄蜂裁掉巴图姆,选择延期支付他剩余5年1.2亿的合同。到2022-23赛季,每个赛季黄蜂要向巴图姆支付900万。

  其实,大多数球队之所以出现“死钱”,都源自于溢价合同满天飞的2016年休赛期,当时许多球队和球员签下令人目瞪口呆的合同。巴图姆(黄蜂)、诺阿(尼克斯)、莱恩-安德森(火箭)和洛尔-邓(湖人)都是2016年休赛期的受益者,他们在2021-22赛季都将至少赚到500万。

  在2021年16支季后赛球队中,有10队没有“死钱”。勇士下赛季要支付给利文斯顿67万;凯尔特人下赛季要支付给亚布塞莱和迪米特里厄斯-杰克逊总计120万;雄鹿则要向乔恩-洛伊尔和拉里-桑德斯二人支付超过500万。看似500万数目不大,但在争冠过程中,这对雄鹿的避税、交易和维护薪资空间都会产生影响。

  业界公认下一个“死钱”的案例很可能是乐福,越来越多的人预计,他会和骑士达成买断,而他的合同还剩2年6000万。如果骑士选择裁掉他,并延期支付他剩余合同,对该队未来10年的薪资空间都会产生影响。

声明:新浪网独家稿件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!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! 作者:PC4f5X,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188金宝慱入口

原文地址:《NBA一半球队存在“死钱”!最黑的是快船的他》发布于:2021-07-19

发表评论

表情:
评论列表 (暂无评论,9人围观)

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